^~^

摆烂,随缘更文

红路/ASL

if红发海贼团养崽

正文8k➕,OOC有,带点沙雕倾向(?

会有些小bug(比如艾斯和萨博存了五年的海贼基金)

文笔烂,没有名字

对不起我是取名废(鞠躬)


01.

香克斯最后回头看了眼这个小村庄。

一个很普通的地方,不是很繁华,却处处透露着微温馨与安详,有许多善良热心的人,还有着一个莽撞却又让人忍不住喜爱的小鬼。

港口聚集了很多人,都是来为他们送行的。香克斯的目光四处转了转,依旧没有看见那个小鬼,心里不禁遗憾。

小孩应该又睡过头了吧,真是的,这么重要的日子也能赖床,明明昨天说好了要来的,还说要告诉他们一件重要的事。

香克斯大概能猜到那是什么。他不自觉地摸了摸残缺的左臂。

自从那次事之后,路飞再也没说要让他带他出海。香克斯能看出路飞的想法,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弱小,明白了这浩瀚的大海对现在的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

香克斯没有再留恋,这样的离别他经历过很多次了。对于他这种一生都飘荡在大海上的人来说,除了伙伴之外的大多数人都不过是他命中的一个过客,在他这里留下了短暂的美好亦或是糟糕的回忆罢了。

不过路飞不一样。香克斯在他的眼里看见了对大海的向往,对自由的渴望,他相信他终有一天会出海的,会成为一个像罗杰船长一样豁达开朗,洒脱又率真的人。真是不可思议,明明只是个六七岁的小鬼,却说了和船长一样的话呢。

这样的离别确实不能不让人遗憾,但不用担心,他们总会在这辽阔的大海上相遇的。


02.

雷德号扬起白帆,向着远方驶去。海浪轻轻地拍着船头和船舷,香克斯一直看着风车村的方向,可直到小岛在他的视野里慢慢消失,他也没有看到黑发的男孩。

香克斯叹了口气,回到房间里睡到了下午。

他晃晃头,感到了一丝不惯——没有了每天路飞在身边的吵闹,还真有点不习惯啊。

香克斯出了门,看见贝克曼正在和一群人清点他们搬上船的货物。

“嘿本!现在到哪了?”香克斯向贝克曼问道。

“已经进入新世界了,现在开始必须要小心了。”

香克斯了然地点点头,刚要出声,余光却看见他对面仓库的门缓缓开启。

“我们……”香克斯猛地呆住。

“本,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啊……我有那么想那个臭小鬼吗……”

“头儿……我感觉我也不太正常……”

“我也是……”

贝克曼疑惑地向后看去,发现了令他震惊的一幕。

“……路飞?”

“……诶???”船上的一众人开始惊呼。


03.

不过显然是一副刚睡醒的样子的路飞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他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向红发团的各位发出了真挚的问候:“香克斯!副船长!大家!早上好啊!”

并没有人回复他。

路飞也有点清醒了,他疑惑地看着目瞪口呆的大家,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

他现在在香克斯的船上,香克斯今天要离开,而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艘船应该是在大海上。

“诶!!!我怎么在这!!!”

“这句话应该是是我们问你吧!!!”


04.

据路飞所说,他昨晚睡不着,想着最后一次再来雷德号上吃点东西,结果吃着吃着睡着了,一直睡到现在。

没办法,香克斯只好留下他。毕竟他们已经进入新世界了,暂且是无法再回到东海的。

想通了这点,香克斯又豁然开朗了——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也回不去了。他知道路飞不会是一个省油的灯,那就让他在这大海上带着他们的名字尽情地玩耍吧!

想到这里,香克斯又有了心情打趣路飞。

“路飞,你现在可是上了我们的船了,以后就是海贼了,像你这样,能成为海贼吗?”

路飞一听,生气地喊到:“我会的!”

“我以后要自己当海贼的!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不输给你们一伙人的伙伴,找到世界第一的财宝!我绝对要当上海贼王!”

香克斯一愣,随即大笑。

“你想超越我们吗?”

路飞抿着唇,听着香克斯的笑声。他笑了很久,就在路飞以为他是在嘲笑自己的时候,香克斯摘下了头上的草帽。

“那么,”他讲草帽戴在了路飞的头上,全然不顾路飞惊讶的神情,“这顶草帽就交给你来保管。它是我最重要的帽子,要好好保管啊。”

路飞咬住嘴唇,还是没能压抑住哭泣,泪水不争气地流出,他鼻子抽泣着,说不出一句话。

“将来一定要还给我,等你成为了出色的海贼。”


05.

相比较红发海贼图这边的温情,风车村那边则是一片混乱。玛琪诺发现路飞不见了,她和村长找遍了整个村子也没有看到路飞的身影,两人彻底慌了神,拿起电话虫打给了远在海军总部的卡普。

卡普一听,嚯!这不是罗杰家的那个红发小鬼吗!肯定是他把我孙子带走了!但好歹追着罗杰海贼团打了这么久,他也知道红发是个什么样的人,于是大手一挥决定了把抚养路飞的烂摊子交给红发海贼团。


06.

吃着从战国手里抢来的仙贝的卡普一算,发现自家孙子被带走已经一年多了,于是怒气冲冲地戴着狗头冲回了风车村,逮住正拿着水管和鳄鱼决斗的艾斯和萨博就去了新世界,把艾斯和萨博两个小鬼也扔给了香克斯,顺便给路飞尝了尝许久未见的爱之铁拳后撒手不管了。

既然你把我孙子抢走了那就把这两个臭小鬼也一起带了吧反正一个是带三个也是正好让三个臭小子烦死你。

让你抢我孙子!


07.

虽然又被爷爷揍了,但对于这两个新来的伙伴,路飞是很开心的。他每天都追着艾斯满船跑,不过这一点还是对雷德号极其熟悉的他比较占优势。

路飞追着艾斯跑了整整三个月,这可把红发海贼团的各位给愁着了,他们给三个孩子安排在一个房间,每天早上必不可少的一幕便是艾斯和萨博悄悄出门,路飞匆匆带上帽子,边喊着他们的名字边追出去。

后来他们停留在一个小岛上,不知道三人经历了什么事,回来之后虽然还是总拌嘴但关系明显好了许多。

结果又没几天三人嚷嚷着要来了一瓶酒当着大家的面结拜为了兄弟。


08.

艾斯和萨博曾因为谁是大哥这个问题超过很多次,其实红发海贼团的大家都更偏向于萨博,但最后经过两人的共同协商,表示谁是大哥无所谓,照顾好路飞才是最主要的。

两个弟控在这一秒正式形成。


09.

艾斯后来有一段时间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香克斯。

他是偶然知道的,香克斯居然是哥尔·D·罗杰的船员。

他在很小的时候就从老头那里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他问过很多人,哥尔·D·罗杰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他的孩子活下来会怎么样。无一例外,他们的答案都只有一个:无论用什么样罪恶的方式,他和他的孩子都应该死。

艾斯当时很生气,把他们狠狠揍了一顿。但事后他觉得他们说的没错,哥尔·D·罗杰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恶棍。他甚至曾不止一次想过自己生下来到底是不是对的,直到他遇见了萨博,又遇见了路飞,认识了红发海贼团的大家。

虽然红团的人总是欺负他们,但他能感受到他们的善意。

艾斯那几天总是躲着香克斯,还是让他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在没人的时候走进房间,看见艾斯正在包扎不知道在哪里打架时弄出的伤口,就默默拿起绷带帮他包扎胳膊,艾斯也没有挣脱。

一只手还是很不习惯啊。

沉默了良久,艾斯最先开口问道:“你是……那个人的船员吗。”

香克斯手上的动作一顿。聪明如他,从艾斯这几天的反常和这句话他就能猜出原因了。

真没想到啊。他不禁感叹。艾斯居然是船长的儿子吗。

“是。”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船长啊!”香克斯此时刚好包扎完毕,他看着艾斯,仿佛又看到了昔日的罗杰,脸上露出怀念的神情。“他在平时是一个很爱笑的人,像一个孩子,会带着我做各种各样有趣缺德的事。但在被激怒时又会非常急躁任性。他不会丢下任何一位同伴,即使只是一个实习生。在战场上负责断后的永远都是他,因为他不放心让任何一个同伴做这样危险的事。他有勇有谋,能打败无数的敌人达到拉夫德鲁,也能用一句话开启大海贼时代。”

“是吗……”艾斯听着香克斯的叙述,好像从前所有关于罗杰的认知都被推翻了。“他们说他不该活着。”他的拳头紧握着,颤抖着说出“他的孩子也不配活着。”

香克斯听到这话明显怔住了。“他和善、热心、嫉恶如仇,却又永远像一个率真的孩子。”说着,他的思绪又不禁飘向了路飞。

“所以,艾斯,”香克斯话锋一转,手搭上艾斯的肩膀,无比认真地看着他说道,“你不必因为那些不了解船长的旁人的话而痛恨船长,甚至讨厌自己。更多的百姓是不了解海贼的,他们认知中的海贼无非是一群烧杀抢掠的家伙。而船长作为公认的海贼王,开启大海贼时代的罪人,必定有无数人在咒骂他。”

他看着沉默的艾斯,又嬉皮笑脸地对着艾斯,“不过你要是实在讨厌他那你就把我当成你爸爸吧,反正我还要养你那么多年叫声爸爸不过分吧……”

“香克斯!别想占我便宜!!!”


10.

很好,经过香克斯每天努力地在艾斯耳边讲述罗杰的英雄事迹,艾斯已经成功地从终生黑转变为路人粉了。香克斯表示他在努力地将艾斯转化为骨灰粉。


11.

三兄弟中贝克曼其实更喜欢萨博,毕竟他觉得相较于另外两个莽撞的,萨博是最理智靠谱的一个了。直到他看到萨博为了兄弟们能吃到更多的肉而为他们制定了一份精密的偷肉计划。不过被偷题的贝克曼给他们头上各来了两个大包。


12.

三兄弟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做事非常莽撞,即使某人以后成为了革命军的总参谋长也丝毫没有改变。不过这用萨博的话说叫做“有计划的乱来”。

贝克曼深知这一点是哪来的。

香克斯:勿cue谢谢。


13.

香克斯这些年在船上可谓是带着三兄弟做了各种缺德的事。上到天天怂恿三人用各种原因向贝克曼请求开宴会,让本就不富裕的船雪上加霜;下到刚开完宴会又让他们去厨房偷肉,然后带回来四个人一起吃。


14.

三个孩子约定十七岁出海(虽然已经在海上了但三兄弟表示这不一样)这件事在船上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虽然没有人正经的教过他们,不过三人还是会互相切磋,观察大人们的打架时的技能。

各种战斗他们也会一起跟着上,这么些年虽然悬赏令没有但也在各路大佬中间混了个眼熟。

以至于以后路飞出海后和谁打之前人家都会问:“你不是红发船上那小子吗???”

主要是和红发团打过的都知道这群人有多宠他们,真真实实当儿子的那种。


15.

本来说好了一起当海贼的,结果从小贵族出身又跟着香克斯看遍了各种人间冷暖后,萨博结识了龙,于是立志要成为革命军的一员。

所以在17岁的哥尔·D·艾斯与萨博一起出海的第二天,他亲爱的兄弟就被拐去了革命军。


16.

艾斯在香克斯的要求下化名用母亲的姓氏在大海上闯荡,直到他遇见了白胡子。

艾斯最开始对白胡子是抱有不满的,一是他早就知道了这是与罗杰同级别的对手,不甘心被他打败,轻易地上他的船。二是他以前虽然也听过白胡子对下属很好,甚至那些人都会叫他老爹,但我这辈子别说罗杰和香克斯,就算是老头我也没叫过他一声爷爷,凭什么你一句“做我的儿子吧”我就要上你的船叫你为爹???

于是,艾斯的刺杀计划就这样浩浩荡荡地开始了。

但最终还是在第100次刺杀无果并感受到了大家对他的爱后义无反顾地加入了白胡子海贼团。

谁还没个真香史呢。


17.

一晃,没了两个哥哥陪伴的路飞在香克斯船上又度过了快乐的三年。时不时还能听到哥哥们在搞事,使他对出海更加向往,也更加迫切地提高自己的实力。

不过众人看着16岁的路飞,想起了他们在艾斯和萨博出海时的遗憾——哪有起点就是新世界后半段的!

于是众人一商量,决定把路飞送回“新手村”,让他从头开始。

就这样,大家边等待着路飞的17岁生日边带他回风车村。

转眼已经是16岁的最后一天,雷德号也带他们回到了这个令他们记忆犹新的村庄。大家在不易被察觉的地方停了船,开始准备路飞的生日宴会,也是为他即将出海的欢送。

香克斯喝着酒,看着大口吃肉的路飞,心中不禁一顿感慨。

那个天天缠着他的小鬼也长这么大了啊,如果没有那次意外他们本来不会有这么久的相处时光吧。

“路飞,”香克斯看见路飞转过身来,“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

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但路飞还是听懂了。

“尼嘻嘻嘻嘻,当然的啦!我一定会成为海贼王的!”

我们约好了哦,路飞。


18.

第二天,路飞乘着一艘小船顺利(?)出海,雷德号上的一众人竟有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

哦,还是最小的儿子。

不过另一边的路飞看着漩涡陷进了烦恼之中。

“嘛……居然碰到了这么大的漩涡……我实在太大意了!虽然很想求救,可是附近都没有人。”路飞淡淡地叹了口气。

“哎!船被漩涡弄沉的话也是没办法的事……可是我不会游泳诶!”

路飞突然想到什么,兴奋地一拍手,“对了!这种情况下会不会游泳根本一点区别都没有啊!”他的目光转了转,最终锁定在一个不起眼的木桶上。


19.

路飞虽然被关进了笼子里,但他看着眼前这个红鼻子,感到莫名的眼熟。

“啊!你是那个巴基!”直到这个人说他认识香克斯路飞才恍然大悟地指着他大喊。

“啊哈哈哈没错我就是伟大的巴基船长!不过现在讨好我也没有用了……华丽丽地死去吧!!!”

“啊!你就是和香克斯一条船上的那个人!香克斯还救了你!”

巴基:……?

“救我?没有他我就不会吃下恶魔果实也不会落水……他让我的寻宝计划迟到了整整十年!”

“啊,这样啊。”路飞看着草帽上的破洞,“不过不管怎么样,你伤害了我的伙伴,还破坏了香克斯给我的草帽。来吧!打一架吧!”


20.

卡普在战国办公室吃着抢来的战国的仙贝顶着如果能实质化那么他已经被千刀万剐的战国的目光,看着自家孙子们的悬赏令,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忘了那是海贼船了!!!


21.

“年轻人都退下,你们的身体承受不了的。”

随着马尔科的一句话,香克斯拖着酒瓶(?)登上了莫比迪克号。

“身体承受不了是指……”一位船员的疑惑还没问出,身边的同伴竟一个接一个地莫名昏迷了。

“已经晚了吗。”

“半吊子的心理承受能力,都无法在那个男人面前保持清醒。”

“还是那样……好厉害的霸气啊。”

香克斯每走一步都会有人倒下,他的霸气竟实质化地给船带来了伤害。

“失礼了,”香克斯走到白胡子面前,毫不畏惧地直视着他,“刚上敌船就来了个下马威。”

“看到你的脸,那个混蛋给我留下的伤就隐隐作痛。”白胡子眉头微皱。他很好奇红发此行的目的。

“我带了治疗的水来,没有战斗的意思,有事想和你商量。”

“喂红发!你都干了什么!”一旁的一番队队长马尔科向他喊道。

“哦,是马尔科啊!”香克斯一笑,再次问道,“你要不要到我们这边来?”

“别废话!”被他拒绝的香克斯也不恼,毕竟都被拒绝那么多次了。

“他好像不是来打仗的,让我们单独待着吧。”听到白胡子发话,所有船员都离开了这里。

香克斯倒好酒,两人看似闲聊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

“罗杰 卡普 战国,那时熟悉大海的人少了很多。”

“22年了。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你也出人头地了嘛。”白胡子打量着面前这位被称为“最年轻的四皇”的男人。“当年只是哥尔·D·罗杰船上的一个见习小鬼。那时候我们和罗杰的船经常起冲突。”

他想起多年前那个叫嚣着说终于找到他的小鬼,“库啦啦啦,和你在一起的那个有趣的红鼻子已经死了吗?”

“巴基吗?”香克斯露出怀念的神情,“真怀念啊,在船长处刑的那一天,我和他在罗格镇上分开后就再也没见过了。传闻他还在当海贼。”

白胡子对着酒罐子猛喝一口,最终将目光锁定在香克斯的左臂上。“像你这种程度的男人,在东海丢了条手臂回来,谁都会吃惊吧。”

“到底是给谁砍掉的……那条左臂。”

“这个嘛,”香克斯低着头,摸了摸残缺的手臂,却忽的笑起来,“我把它赌在新时代上了。”

白胡子对此嗤之以鼻,只留下淡淡的一句“你不后悔的话就好。”

香克斯笑着摇摇头,神情突然严肃起来。

“白胡子,我经历各种战斗,身负无数伤痕,但现在仍隐隐作痛的只有这道伤疤。”他边说着手边从左眼的三道疤痕上划过,“而伤了我的便是你那儿子,黑胡子蒂奇!”

“你想让我怎么做?”

“阻止艾斯!”白胡子瞳孔一缩,明显没想到香克斯会这样说,“他年纪轻轻就能胜任你船上二队队长。艾斯很强,这点我比谁都清楚……让他不要去追蒂奇,我只想拜托你这件事。”

白胡子看着他大笑起来,“他犯了在海贼船上绝不能杀害同伴的罪,打破了铁的规则!”他将罐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冲香克斯砸去。“况且,你有什么资格来和我说阻止艾斯的话,小鬼。”

他看见香克斯神情微变,紧接着说出了那句令他这辈子无法忘记的话。

“其实,艾斯是我儿子。”

白胡子:……?

看着香克斯真诚的眼神,他突然想起来几年前海上有一个传闻:雷德号上突然出现三个孩子,红发海贼团成员对其百般呵护,疑似红发香克斯的儿子。

又加上艾斯说罗杰是他亲爹这番话,饶是他也有些懵,不确定地问道:“艾斯……是你和罗杰的孩子?”


22.

“噗噜噗噜,噗噜噗噜。”

电话虫吵醒了横七竖八躺在甲板上酣睡的海贼们。香克斯迷迷糊糊地摸到了电话虫。

“香克斯!你看新闻了吗!”听着那头传来的声音,香克斯扶着头,微愣几秒才反应过来。

“啊,萨博啊。知道啊,路飞打飞了天龙人不是吗,我们可是开了一整夜的宴会啊。这小子真是一点改变都没有啊还是这么……”

“不是!”萨博焦急地打断了他,“是艾斯!艾斯要被处刑了!”

“艾斯被处刑?别开玩笑了萨博,怎么可能啊,他多强你又不是不知道,出海前我还特意叮嘱他不要暴露身份,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是黑胡子!”

香克斯听见这话瞬间清醒了。

“黑胡子?”


23.

“艾——斯——!”路飞对着艾斯喊着,全然不知身后危险的到来。

艾斯还没从弟弟突然出现在战场的震惊中缓过来就猛的看见路飞身后的一位中将正拿着大刀对着他,意图很明显。

“路飞——小心后面!”他惊慌地盯着路飞,心中又不禁地自责,可他现在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根本没有办法去救路飞。

“路飞桑!”

“路飞!”

“草帽boy!”

大家显然也发现路飞的处境,可一时间竟然都被眼前的敌人所困。

这位中将奸笑着,仿佛已经将前方避无可避的少年杀死。他可是特意选好了这个没有人能来阻挡的时机。就在此刻,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前。

一把刀?不,那分明是一根水管!这是他被打飞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路飞,你还是这么不让人省心,这让我这个做哥哥的很担心啊。”

少年的高礼帽渐渐抬起,看见他清秀的面庞。

“萨博!”路飞怔怔的看着他,忽然露出笑容,一下蹦到了少年身上,紧紧抱住了他。

萨博轻轻地怕了拍路飞的背,“好了路飞,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艾斯可还在等着我们呢。”

“嗯!”路飞重重地点头,“艾斯会没事的!”


24.

萨博对上赤犬的岩浆拳,一时间竟丝毫不落下风。

“革命军的参谋总长为什么会来这里!”赤犬理理海军帽,又想到什么,“也是,革命军首领怎么会让自己儿子来这么危险的地方呢。”

“啊,”萨博微微一笑,“不好意思了赤犬大将,我这次可不是代表革命军来的。”

“我是为了我那个爱闯祸的兄弟来的。”


25.

两兄弟刚刚在战国的怒火下(利用工具人三哥)把艾斯的手铐解开,一落地萨博就给了他一记爆栗。

“啊!萨博!你干什么!一年没见用得着这么激动地和我打招呼吗!”

萨博也是被气笑了。“艾斯!你也知道才不过是一年!再见面你居然都上了处刑台了!”

“真是的,香克斯以前都和你说过多少遍蒂奇有多危险了,你去追他的时候香克斯也提醒你了,你居然还是被他坑了!你这让我怎么放心!”

“知道啦知道啦!”艾斯不以为然地扣扣耳朵,“萨博像老妈子!”

“哈?艾斯!你是不是又想和我比较比较了!”

“当然可以!谁怕谁!”

“我也要!”被忽视许久的路飞跃跃欲试。


26.

一旁的赤犬打破了这“温馨”的一幕。

“白胡子说到底不过是上个时代的失败者。”

艾斯的脸色猛地阴沉下来。

“给我收回刚才的话!”火拳与岩浆拳碰撞。

“这个时代名为白胡子!”


27.

体力不支又被果实压制的艾斯不敌赤犬,萨博连忙上前查看他的伤势。

谁都没有发现赤犬正向着捡生命卡的路飞走去。

“海贼王哥尔·D·罗杰,革命家龙。这两人的儿子竟是结拜兄弟。”

“你们的血统已经是罪无可恕了,谁都可以逃走,但是你们兄弟绝对不行。”

炽热的岩浆朝路飞路飞袭来。


28.

战争还在继续,这时所有人的都看着路飞,一时间竟没有几人发现红发香克斯的到来。

他阻挡住凯多匆匆赶来,心中责怪自己为什么来这么晚,毕竟在这里,他们多待上一秒都会有生命危险。

香克斯释放见闻色,感受着路飞的位置,却发现赤犬正凶狠地威胁艾斯,转头要对路飞下狠手。

“砰!”

来不及多想,他用剑抵挡住了赤犬的攻击。

“香……香克斯,香克斯!”路飞喊出他的名字。

他没有回头看他,“路飞,我们的约定可还没有完成哦。”


29.

三兄弟互相支撑着跑到了港口,一道声音响起,是一个戴着斑点帽的男人。

“我是特拉法尔加·罗,医生。”


30.

用见闻色确定路飞三人已经安全的香克斯松了口气,重新把注意力放回面前的赤犬身上。

“萨卡斯基大将,”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既然海军的情报这么灵通,连他们的父亲都能查到,那你可否知道,他们是在哪里长大的呢?”


31.

正在收拾战局的卡普愤愤地想着:臭小子还敢打他!真的是好久没尝试过爱之铁拳了!虽然艾斯被救走他挺开心的,但臭孙子们都是些什么态度!连声招呼都不和他打!


32.

雷利看着路飞,又想起来很多年前在香波地群岛偶遇香克斯时他说的话。

罗杰,我们好像等到那个人了。


33.

草帽团觉得他们船长不是不简单,是很不简单。

为什么这么多大佬都认识他???从克洛克达尔到凯多,为什么都要说“你不是红发家的小鬼吗?”


34.

“香克斯!”路飞伸长伸长,一把抱住了在岸边等候多时的男人。

“我好想你啊。”路飞略带撒娇地说。

“我也想你。”红发男人的语气中带着难以想象的温柔,仿佛他不是那个在海上维持世界平衡的四皇,只是一个沉浸在与恋人重逢的喜悦中的普通人。

“香克斯!”路飞突然认真起来,“下一站就是拉夫德鲁啦!我一定会成为海贼王!”

“嗯,我信。”

我当然相信,这个问题我在十多年前就回答过了。


35.

路飞和香克斯虽然都没有说,但两人之间的那点暧昧一看就能明白(除了乔巴),红发团更是心知肚明。

看着路飞与自家头儿亲亲我我,总有一种“我养了十多年的儿子被我兄弟拐去做媳妇”的错觉。


36.

香克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爱上他的,或许是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吧。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现在很清楚自己对路飞的感情,所以他们在一起了。


37.

他曾经在路飞即将17出海时感到很忐忑,毕竟出海后就是大海贼了,不是那个在他船上天天粘着他的小鬼了。

不过幸好,距离没有让他们之间的爱消逝,他们终是在一起了。


END.



哭死我,昨天写好的结尾忘保存了,今天又写了一遍,结果越写越烂。

感觉还有好多没写出来的。

比如这里红团对于ASL其实是即是长辈(虽然三兄弟都在锻炼自己的能力,但处于新世界,还是红团在护着他们)又是朋友(甚至是伙伴。毕竟我觉得红团的气氛是很轻松的,船员也可以偶尔打打老大的那种,就像草帽团一样是真正的伙伴,而ASL的性格我认为红团是会真心喜欢的,所以他们会像对路飞一样对待艾斯和萨博,会经常打趣他们,会与他们一起玩闹)。

还有这里香克斯是在与路飞多年的相处中爱上他的,不是ltp。

本来还想写ASL在和之国莫名其妙招惹了凯多(别问为什么,问就是三兄弟无所不能?),然后路飞一心想当海贼王,于是在艾斯与萨博的保护下,三人一起进了监狱(?)。后来香克斯霸气救场:不看看是谁家孩子你就敢关(?对不起为什么写出了玛丽苏的感觉)!再后来就是路飞出海后在和之国,凯多问他:你不是红发家那个天天嚷嚷着要当海贼王的小鬼吗?居然这么执着吗……还想再进一次监狱???


话说我好像说这篇要写哥组来着……?

下篇一定!!!吧


我真的有拖延症(再次鞠躬),居然又写了好久。


文笔烂,轻点喷。

评论(28)

热度(1476)

  1. 共14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